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七章 转学生)

本站2019-07-1245人围观
简介 第二十七章转学生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滑过,路笛雅和袁坡坡的友谊越来越深了,似乎变得也越来越有默契。 这一点连高天昊都觉察到了,经常说袁坡坡重色轻友。 袁坡坡笑而不答,反正路笛雅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七章 转学生)

  第二十七章转学生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滑过,路笛雅和袁坡坡的友谊越来越深了,似乎变得也越来越有默契。

这一点连高天昊都觉察到了,经常说袁坡坡重色轻友。

袁坡坡笑而不答,反正路笛雅再也没有称呼自己皮球、南瓜之类的,反而觉相互帮助挺好的,甚至有时一块欺骗老师,为了使对方不受到惩罚。   袁坡坡偶然还会思想开小差,望着窗台上的常春藤思念自己的外公。 不过在老师发现之前,路笛雅都会及时地提醒他,没有被老师发现。

  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洒进来,北方的初夏,才有了南方春天般的温暖。

槐树吐出了新芽,小鸟又在枝头唱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铃声过后,冀老师和往常一样走进了教室,身后跟着一个和同学们年龄相仿的女孩。

  女孩落落大方地走进教室,没有丝毫的拘谨感。

在这个还不是很热的时间,女孩竟穿着一条黄色的连衣裙,那条裙子可真漂亮———全是白色的花边,和玫瑰花苞缀成的花环,很长很长的荷叶边的裙摆。 可能是有点冷的原因,腿上穿了一条肉色的袜裤,脚上穿着闪着亮光的黑色的皮鞋。 女孩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双不大的眼睛,很有神,一个小巧的鼻子,配上一张小嘴,很是耐看。 可能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脸上有几颗雀斑,梳得高高的马尾,搭配一个精致的水晶发卡,左手的手腕处,戴了一根今年流行的米奇手链。 整个人都显得非常靓丽,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傲。

  冀老师面带微笑地向大家介绍:“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蒋依帆。

”  随后又转向蒋依帆,“你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蒋依帆抬起下巴,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大家好!我叫蒋依帆,是从石市转来的,从今天起,我将和大家一起学习、生活,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态度不卑不亢,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

  高天昊第一个带头鼓掌,“欢迎,欢迎,”嘴里嘟囔着。

对于高天昊来说,只要不是学习的事,他都感兴趣。

班里的男生跟着鼓起掌来,女生也鼓了,但并不怎么热烈。   路笛雅看到蒋依帆,的第一眼就感觉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这种感觉令她心里愤愤不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总之感觉非常让人不舒服,甚至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

是呀!路笛雅是骄傲的,就算她的学习不是数一数二,可她的作文出类拔萃,在班里无人能及,每当老师把她的作文当范文读的时候,她都自恃高人一等。

今天她隐隐约约感到了,来自蒋依帆无形的压力。   老师让蒋依帆和胖仔一桌,天哪!你可要知道,胖仔就在袁坡坡的左侧,胖仔坐里边,蒋依帆坐在外边,也就是说,蒋依帆挨着袁坡坡,中间隔了一条狭窄的过道。   路笛雅心里想,不喜欢的人,离自己这么近,真是天意。

袁坡坡却不同,他至始至终都微笑地看着江依帆,那种笑容,路笛雅很熟悉,当袁坡坡心情好的时候,就会露出这种笑容。 这种袁坡坡独特的笑容——从他的嘴角开始,蔓延到整个脸庞,这种蔓延是缓慢、微妙而神奇的。   蒋依帆高高地抬着头,不紧不慢地走到胖仔身边,冲胖仔礼貌地点了一下头。 胖仔慌忙帮蒋依帆摆正凳子,并用袖口给人家擦了一下桌子,才满意地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   蒋依帆停顿了一下,轻声哼出两个字:“谢了!”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男生的想法和女生永远也不同,女生从一开始似乎就不太喜欢这位新同学,从大家的掌声里,就能听出来。 而男生不一样,一下课,以高天昊为首的男生,就凑过来。

  高天昊极其夸张地做了一个弯腰假装绅士的动作,伸出自己的右手,猛然又抽回来,使劲地在裤子上擦了擦,再次伸到蒋依帆面前:“欢迎新同学,我叫高天昊,是本班最聪明的学生。 ”同学们听了哄堂大笑,蒋依帆只是嘴角动了一下,伸出手,抓了抓他的指尖。

  “听说你从石市来,那可是个好地方,是个海边城市,那里可美了。

”梅雨辰迫不及待地问,“我今年暑假准备和妈妈去哪儿旅游,你可要好好给我介绍介绍那里。 ”  蒋依帆微笑了一下:“这有什么难的!小菜一碟。

”  看着男同学,热情地同蒋依帆打招呼,女同学都不以为然,站在远处,三个一堆儿,五个一伙儿,小声地议论着什么并不时地朝这边张望。

  李雨薇拉着路笛雅,到水房去打水,路笛雅鄙夷地看了一眼那帮男生,“男生都是贱骨头,”不服气地说,“来了一个蒋依帆,把他们的魂都勾走了。

”  “不过那个蒋依帆,看起来很高傲,也很漂亮。

”李雨薇这个从不发表自己意见的乖乖女补充道。

  “漂亮有什么用?人要看内在。 ”路笛雅斩钉截铁地说,其实路笛雅在想我还很漂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