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八十七神仙壁李碧华全文在线阅读经典小说雨枫书屋雨枫轩 感情是什么词性

本站2019-06-15107人围观
简介 北宋年间,洛阳城北邙山一座破旧的古庙前,来了一批官府中人。 此庙在前朝,香火曾经鼎盛。 经过岁月,墙壁坍颓,神像的全身已告剥落,壁上的画,面目模糊。 不过庙外几株

八十七神仙壁李碧华全文在线阅读经典小说雨枫书屋雨枫轩 感情是什么词性

  北宋年间,洛阳城北邙山一座破旧的古庙前,来了一批官府中人。

  此庙在前朝,香火曾经鼎盛。

经过岁月,墙壁坍颓,神像的全身已告剥落,壁上的画,面目模糊。   不过庙外几株苍老的松树可以见证,这冷落萧瑟的寺庙,一度客来客往,为了欣赏壁上那五圣千官八十八神仙的行列。 相传是吴道子的真迹。   就连杜甫,也题诗称颂森罗移地轴,妙觉动宫墙。

五圣联龙衮,千宫列雁行。 冕旖俱秀发,旌旗尽飞扬。

  时间是无情的。   多么恒赫的作品,颜色退去,建筑崩塌,难以好好留存。   至于是谁的遗迹,也无从稽考了。 一般老百姓,不问情由,还是希望出自高人手笔。   他们好事地围睹。

  官差赶人:  站开些!站开些!此庙三日内封闭,因官府决意重修。

壁画重绘,此旧墙将拆掉……  哎,好可惜呀!都砸烂。   难道拎回去保存?谁会买下一道墙壁?  老百姓都在营营耳语。

  即便富商巨贾,也只不过选取较完整一角作个记念吧。   东壁那么大,西壁也那么大!  有什么会得比填饱肚子重要呢!  结论总是这样。   眼看文物快将不保,变成颓垣,惋惜也无用。   忽地人丛中钻出一个素色长袍,面相清奇的老人,年约六十,白发红颜。

身伴随同一少年,未及弱冠,似是弟子。   老人相当陌生,不是本地人,不知来自何处。

他排众而出,道:  各位大人,我愿倾尽所有,以三百千得之,尚祈成全。

他日当重绘此画,不收分文。   买卖当然成交。   一夜之间,老人和少年,许是请了帮手,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那两面残破的墙壁,主要是壁上的画,都搬走了。

  浅紫色的曙光和淡淡的晨雾交融,疏笔点染了山水,明星已坠。

  阿元!阿元!  老人唤醒了少年:  我们开始吧!  这是在深山幽谷之中的一座竹篱茅舍,老人隐居于此,久已逍遥不问世事。 也许是等待一个机缘。

  他把阿元收为弟子也是机缘。

  阿元是孤ㄦ,只在市集帮闲维生。 有时在就鞠的园子外,给踢气球竞技或比赛的富人喝采打气,讨赏。   他天性爱绘画,没钱时以烧焦了的枝子在泥土地上画铁线画。

存点小钱,买几张纸临摹。

某日老人偶遇他在画驴,便拈须一笑:  小伙子有天分,但欠点神,让我添你几笔吧。   老人自篮子中取出色笔,添动几下,果然那驴栩栩如生,似在呼呼喷气。 老人忽地飞快以朱砂一点右眼,阿元来不及一看,那头毛驴,竟破纸而出,逃得无影无踪。   阿元楞住,抬头见老人,知非凡。

只觉于他亲,也不问底细,慌忙恭然下跪:  以后请师父教我!  老人无姓,他只道他忘了。 隐士俱无前尘。

阿元只晨昏尽弟子礼,潜心习艺。   今天他起晚了,主要是昨宵把一块一块的无故出现在门外的破壁砌好,搬抬得浑身酸疼。 睡不到两个时辰,师父已经精神奕奕地准备动工了。   阿元也兴奋地爬起来,听从师父嘱咐。

  我先把壁画摹成纸稿送你,待得寺庙重修,便让之重现。

  这看来是一项艰巨的工程。   画中共八十八为神仙。   乃道教的帝君(东华和南极帝君,头上有圆光)前往朝诘天上最高统治着之队仗行列。 他们居中,领着真人,仙伯,金童,玉女及部从,神将……,全体人物作节奏前进。 虽是前朝故作,但衣纹稠密重迭,旌幡衣带当风飘扬,看上去总有在空中徐徐而行之错觉。 群仙头饰裙裾,手中所持仪杖,仪态身姿,丰满华丽。 帝君庄严,神将威武……  阿元见老人非常熟练地打好草稿,技艺之高,他目瞪口呆。 在旁边只有侍候的份ㄦ。

  但阿元天性聪颍,而且苦心孤诣,因此很快便掌握到铁线描的要诀。

  神仙都工笔细描。 潜心绘画,何时方可完成?  老人从容而道:  观画,少言。

  阿元日夜对者神仙画卷,于画中人同游共息。

  真美!  看上千遍都不厌。 咦,有一个最美……  从老人口中,他又知道更多吴道子的故事。 他是画圣,爱画者都尊崇这天人。 在前朝日子,他画地狱变相,送子天王……他在桥旁土屋壁上画了一百匹骏马,破壁日去。 他画佛像顶上圆光,以肘为支,挥臂一画,浑然天成。 他把三百里嘉陵江山水尽收肚内,一日之间为玄宗宫中大同殿上重现风光。

皇上爱才,下令非有诏不得画。 他夜画钟馗捉鬼。

他跃入山水大画中,邀游洞府不思归,人皆以为仙去……  阿元整个人浸淫于此,不知年日。

  画稿亦已完成。

  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疑团,忍不住:  师父,你是谁?  老人不答,只提前事。

  一日我曾告你,要画活,可用朱砂点其右眼。

记得吗?  阿元一想,便问:  若要进画中一游,又该如何?  这个……老人沉吟一下,欲言又止。 终于他闭目养神,像是听不真切,任从阿元侍立,不得要领。

阿元知孟浪。

  山野开始暗下来,孤星在眨着眼,顽皮而寂寞。

是夜无月,老人拍拍阿元得肩头:  阿元,你已学吴生笔,尽得其闲丽之态,我把重绘壁画的重任交托于你,望你花尽心力,使之流传。 我明日将作别人间,载壁乘舟,沉之洛河。   次日,老人于破壁,悉数矢却踪影。   阿元面对迤逦之神仙画卷,不胜欷嘘。

  他着实后悔。   为什么忍不住追问师父是谁?让这疑团永置心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是是非非,何须知得太清楚?  阿元一定要完成重任,方对得住执手相教传艺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