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传统文化议论文

本站2019-06-1036人围观
简介 手机用户请访问:“顺才,你真的在这座岛上看到海龙了?”小小的辛顺才坐在汽车中,瓢泼的大雨冲刷着汽车,仿佛要将黑色的表漆都一口气冲刷下来。 “不会错的,爸。 ”辛顺才年龄不大,但人十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传统文化议论文

手机用户请访问:“顺才,你真的在这座岛上看到海龙了?”小小的辛顺才坐在汽车中,瓢泼的大雨冲刷着汽车,仿佛要将黑色的表漆都一口气冲刷下来。

“不会错的,爸。

”辛顺才年龄不大,但人十分老成,气质沉稳。 “嗯。

”辛父点了点头,目光深邃的看着萧萧暴雨。

他们千里来此,不容有失。 几辆低调的平价车缓缓驶入村子,只是在这种暴雨天气还继续开车,低调也显得十分扎眼了。 “别停雨了,别停雨了,不软营业又要烦死了。 ”小卖部小鬼趴在前台,闭着玻璃玩手机,不禁多看了几眼车子。 乐地财阀一行人从车上下来,打开雨伞遮挡着风雨。 谋而后动,乐地财阀这么大的体量,当然不会贸然听信了辛顺才的话便千里迢迢来到耽罗岛,即使这人是他们财阀的小小公子。

童言无忌,谁知是真是假,否则在海岛度假始时也不会有人不当真,从和朴飘乐分开后,这机灵的孩子就把自己的经历有条不紊的说了出来,没人当真,毕竟年龄摆在那里,孩子口中说出来什么都有可能。

超自然存在虽然就在隔壁的岛国,但距离南早羊还是遥远了点,对超自然存在,上层人士也并无太多实感。 可在汉城出现人皮鬼后,辛顺才目击龙的事情一下就被人想了起来。

想要先确定真假很简单,辛顺才既然说是和另一个人同时碰到了海龙,那就让他先在调来的民政系统资料中指认一下此人是谁,居民的个人信息在财阀面前根本没有保留,海滩附近村庄所有人的资料呈在辛顺才的面前,由他自行辨认。

财阀的思路明确,找到这名同行目击人测试真假,最是简单。 可一指认,再搜集下个人情况后,情况就出现了波澜!朴飘乐的银行账户资金出现了重大的存款变化,虽然账户中不过两千万早羊币出头,实在不值一提,可考虑到这种社会混子的身份,这笔钱对他来说是巨款也足够了,正常渠道他根本赚不了这么多的钱!分三次存入,每次几百万,而在此之前,朴飘乐的账户上只有可怜的两三万早羊币。 必有蹊跷,可惜个人典当行不在财阀、官府的系统中,不然一查就能出现结果。

一个,两个,五个……黑色的雨伞和暴雨分庭抗礼。 撑着雨伞的财阀‘安保’人员踏着皮鞋,稳步朝着朴家走去。 ………………“你一回家又发的什么疯,衣服都湿哒哒的。

”老妈子不慌不忙的从房间中找出毛巾和衣服,呵斥着在房间中窜来窜去的朴飘乐,“来,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上。

”朴飘乐跟疯了一样在房间中掏出一个麻袋和各种证明,无视老妈子关心的举动。 雨水浸泡着衣服,再被朴飘乐甩出溅在客厅家具上,白净的地板被鞋子的脏垢踩得一片黑漆漆。

“妈,我们赶紧走,赶紧坐上飞机飞到免签国,你的证件放到哪里去了?找出来。 ”朴飘乐从床底下拖出沉重的麻袋。 麻袋咣当咣当作响,里面放的都是朴飘乐‘诚信交易’来的贵金属。

这些贵金属也不能带上飞机,首饰和金锭银锭的制式纹样经不起查,只能先埋起来,或者交给海龙以后再讨要?不,要是这么一走了之,以后连海龙面都见不着了,更别说什么再问海龙讨要了。

难道只能这么埋下来?不甘心啊!“你这小子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拿着个大麻袋神神秘秘的……”老妈走过来敲打了下朴飘乐的肩膀,发福的老妈比朴飘乐都要壮硕,一巴掌下去朴飘乐身形不稳,麻袋拥到在地。 里面的金银首饰全都一口气倒了出来!“哗啦哗啦!!”银子推着金子,金子推着首饰,琳琅满目,哗哗啦啦倾泻而出。 金子做的戒指项链,银子做的动物、人像,宝石镶嵌佛雕笔筒。

“噼啪!!!”当空一道惊雷,透过玻璃窗照射的这些财宝闪闪发光。

“咣当。 ”一锭金子从首饰小山上掉下来,砸在老妈的心尖尖上。 “这这这这……”捂着嘴巴,老妈子全身战栗个不停,水桶样的腰都扭得和一条蛇似的,张大的嘴巴能一口将所有金银财宝吞下。

“啊啊啊!!!”朴飘乐叹了口气,手忙脚乱的把财宝收拾进麻袋中。 尖叫一声扔掉朴飘乐的衣服,老妈子蹲下身揽着粗壮的胳膊一同收拾财宝。

焦急心切的模样比朴飘乐更甚。

“这,这这都是你从哪里偷到的?别的村?”“妈,什么偷,能别说的那么难听吗,我这都是正当交易来的。 ”老妈才不相信以朴飘乐的本事能正当的弄到这些金银财宝,她现在只希望别是儿子杀人越货来的血粼粼赃款就行了。 要是偷来的……就装作不知道吧。 “这得多少钱啊,你是抢劫了首饰店吗?难怪要跑,难怪要跑。

”挺好。

朴飘乐郁闷的点了点头,先不管老妈误会了什么,至少知道现在必须得跑就是好事。 这边还在收拾东西,那边院墙大门就被笃笃的敲了起来。 “笃笃。

”电闪雷鸣的暴雨天气中也能听得这么清楚,门外的人不是在敲门,分明是在砸门。 “谁啊。

”“会不会是来抓你这个臭小子的。 ”老妈子抱怨着,双手收拾着金银财宝,根本抽不出手分身去开门。

况且暴雨中敲门太诡异了,是不是儿子事发了,被警察找上了门?朴飘乐咬着牙,干脆也不收拾东西了,想着现在翻出去还有没有机会逃生。

敲门的人非常有毅力,哪怕没有人回应,也依然不肯放弃笃笃敲击,雷声应和,急促如催命鬼符。

“咚咚咚!!!”几分钟后,敲门变成了冲撞,院门摇摇摆摆,有人正在疯狂的撞击。

“阿西!”收拾起了麻袋,再藏进地窖中,老妈朝着院门走去。 “我去对付,你别说话。 ”再不去开门,院门就要被撞开了!门栓从框中几乎脱落,吱呀门扉摇摇欲坠。

“谁啊!别敲了,听见了!”取下障碍,一把拉开院门,老妈气势十足的大吼一声。

迎着中年妇女的河东狮吼,一队西装男走了进来。

看到他们的瞬间老妈子心凉了半截,空手翻爬院墙的朴飘乐更是如坠冰窖。 老妈没看到他正在翻墙吗,等下再开门也行啊!“你就是朴飘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