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康华生物营收仅靠“独苗”支撑 轻研发重销售冲击创业板底气何来?

本站2019-07-1415人围观
简介 康华生物营收仅靠“独苗”支撑轻研发重销售冲击创业板底气何来? 康华生物营收绝大部分来自其独家生产的一种疫苗,前两年研发费用只有区区几百万元,若未来不能成功研发出新产品、以及市场拓展情况不及预

康华生物营收仅靠“独苗”支撑 轻研发重销售冲击创业板底气何来?

康华生物营收仅靠“独苗”支撑轻研发重销售冲击创业板底气何来?  康华生物营收绝大部分来自其独家生产的一种疫苗,前两年研发费用只有区区几百万元,若未来不能成功研发出新产品、以及市场拓展情况不及预期,就可能导致公司盈利水平下降。

  在近期冲刺科创板的热潮中,生物医药公司是一只浩浩荡荡的大军。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30日,拟登陆科创板的全部112家公司中,共有27家生物医药公司,数量远超集成电路(12家)、人工智能(6家)、物联网(3家)、大数据(3家)等其他热门行业。

  《投资者网》发现,在同行竞相冲刺科创板时,也有生物医药公司不走寻常路,申请去创业板上市。

这家公司就是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华生物”)。

  据康华生物提交的招股书(申请稿)显示,拟募集资金亿元,其中亿元用于扩充公司核心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产能。

不过,该融资计划一经公示,就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质疑。   批签发量限制产能扩张  《投资者网》研究发现,目前国家对疫苗类制品实行批签发制度,包括人用狂犬疫苗在内的各种疫苗产品,他们只有通过国家药监局的审核才能上市销售。 人用狂犬疫苗则分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和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两大类。

前者主要由成大生物、宁波荣安、广州诺诚等公司生产,是主流使用产品,后者暂时由康华生物独家生产。

  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主管部门每年对人用狂犬疫苗的批签发量在6000万到8000万剂之间。

康华生物2018年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批签发量为223万剂,在总批签发量中的占比为%,较2016年%的占比上升了不少,但与成大生物(%)、宁波荣安(%)、广州诺诚(%)等头部公司的批签发量相比,康华生物仍有不小差距。

  对于“募资扩大的产能将如何消化”的问题,康华生物回复《投资者网》表示,“最近10年国内宠物数量保持着年均%的增长速度,随宠物市场规模扩大、人用狂犬病疫苗仍将有较大的使用量,公司扩大产能以满足市场需求具有合理性,未来公司将采取扩大营销网络覆盖、建立合理的生产结构、加强学术研究与合作等方式消化新增产能。 ”  但在批签发制度限制下,扩大的产能是否能够顺利转化为收入和利润,显然仍有一些不确定性。   轻研发重销售  签发量过低,也限制了康华生物的研发投入。

据国家药监局官网信息,康华生物目前只有1项吸附破伤风疫苗(临床前阶段)开发和2项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工艺继续开发。 招股书显示,康华生物最近三年的研发投入只有635万元、427万元和1795万元,在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仅有%、%和%。

  与过低的研发投入相比,康美生物的销售费用却大幅度增长。

招股书显示,康华生物2016-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亿元、亿元及亿元,销售费用分别是同期研发费用的4倍、25倍和17倍。   可见,康华生物是一家“轻研发、重销售”的药企。

既然这样,又为何要冲击创业板呢?  对于“研发投入过低”的问题,康华生物回复《投资者网》表示,“研发投入大小与研发计划及阶段性实施安排有关。

未来三年,公司将遵循‘产品升级换代’、‘填补国内空白’的研发战略,以市场为导向,不断进行产品创新与新工艺创新,保持在特定领域的技术优势。

”  收入高度依赖单一产品  康华生物的研发投入过低,可能也与其产品的单一性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康华生物目前实现商业化的疫苗产品只有两个: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和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分别于2011年、2014年上市销售。   康华生物的营业收入则高度依赖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

据招股书,康华生物2017年、2018年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销售收入为亿元和亿元,在同期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为%和%;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最近两年的销售额只有2040万元和821万元,占比很小。

  康华生物坦承,公司的产品结构还不够丰富,“如果未来不能成功研发新产品、市场拓展情况不及预期或潜在竞争者成功研制出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并上市销售,可能导致公司的盈利水平下降。 ”  与此同时,康华生物也面临同行竞争。

据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截至5月30日,共有施耐克、成大生物、普康生物、北京民海、智飞龙科马、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等6家企业(机构)向国家药监局申请进行冻干人用狂犬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临床试验。 其中,北京民海已完成Ⅲ期临床试验数据揭盲,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也进入了Ⅲ期临床试验阶段。

随着未来同类产品的上市,无疑将会对康华生物形成较大的竞争压力。   “奥康系”资本版图再添一子  《投资者网》研究发现,康华生物还与A股上市公司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康国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奥康国际的母公司奥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奥康控股”)主营皮鞋制造,旗下拥有“奥康”、“奥龙”、“红火鸟”等皮鞋品牌,并以奥康国际为主体在2012年上市。   目前,奥康控股的投资项目涉及了地产、金融、投资、生物制品等多个领域。

康华生物则是奥康控股旗下唯一的生物医药项目。   股权穿透图显示,奥康控股持有康华生物%的股份,奥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王振滔持有康华生物%的股份,王振滔合计持有康华生物%的股份,是康华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奥康国际的日子并不好过。 年报显示,奥康国际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为亿元,同比下降%;归母净利润亿元,同比下滑%。 相比之下,康华生物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虽然只有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却有亿元。   面临上述种种挑战,不知王振滔及其家族把康华生物推上创业板的勇气何来?此次康华生物能否成功IPO,《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