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回 重燃斗志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337人围观
简介 耿少南的手腕被一只铁钳一样的大手狠狠地给刁住,再也无法进前一步,紧接着一拉一送,他的脚步顿时不稳,给带得一阵浮动,可是一个一流武者的本能,让他迅速地扎稳了下盘,一腿踢出,同时手腕一滑一震,反手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回 重燃斗志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的手腕被一只铁钳一样的大手狠狠地给刁住,再也无法进前一步,紧接着一拉一送,他的脚步顿时不稳,给带得一阵浮动,可是一个一流武者的本能,让他迅速地扎稳了下盘,一腿踢出,同时手腕一滑一震,反手扣向了来人的脉门,这正是武当小擒拿手里的精妙招数,可以在这样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完美反击。

澄光道长的声音冷冷传来:“看来你还真是有点长进。 ”耿少南的手腕之中那股子大力顿时消失不见,他的心中一动,连忙收住了脚,向后跃出三步,只见澄光道长站在自己的身前五尺的位置,面沉如水,两条浓眉勾起,紧紧地盯着耿少南的脸。

耿少南的心中委屈顿时如潮水汹涌,悲呼一声:“师父!”刚才一直强忍着没有落下的泪水,象开了闸的山洪一样,在他的脸上奔涌不已,一串串地落下。 澄光道长长叹一声,心疼地抚了抚耿少南脸上刚给自己打的那个火辣辣,红通通的掌印,柔声道:“少南,为师打疼你了吗?刚才你那个样子失魂落魄,象是要走火入魔,为师不得已只能这样出手。

”耿少南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他的右耳还是轰鸣不止,澄光道长的出手还是留有余地,不象黑石道长这样几乎打得他右耳失聪,他咬了咬牙,说道:“师父,您说得不错,小师妹她果然要嫁给徐林宗了。

一直以来,她都是利用我的感情,我这次算是真的给打醒了!”澄光道长冷冷地说道:“打醒了吗?现在打醒也不晚,为师早就说过,何娥华的心完全是在徐林宗的身上,只有她在徐林宗那里吃了亏,受了委屈才会找你寻求安慰,天下的好姑娘千千万,你的眼光为什么要局限在这武当,在这何娥华一人的身上?”耿少南咬了咬牙:“弟子知错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给这个女人弄得神魂颠倒,连命也可以不要,但是她明知道徐林宗心里根本没有她,明知道这世上没有人对她比我对她更好,还是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冷了,我以前有多爱她,现在就有多恨她,师父,我不想继续留在武当了,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澄光道长的眼中冷芒一闪:“少南,你已经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感情了,为什么就这样离开?你嘴上说恨她,可是你心里还是爱她,你现在做的,是逃避,是不敢再面对她,不敢再面对徐林宗,你以为为师不知道吗?”耿少南双眼通红,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样,师父,武当已无你我师徒的容身之地,黑石他这样做,就是要硬撑徐林宗,让他当武当掌门,或者说,黑石他自己想当掌门,所以要借助徐林宗的力量,不惜利用女儿的感情,所以,他早已经把你我师徒看成了眼中钉,巴不得这样赶我们走。

现在我们除了离开武当,还有别的办法吗?”澄光道长冷笑道:“人家设计想赶你走,你就走了?少南,你的血性呢,你的智慧呢,你的勇气呢?我原以为何娥华如此伤你,黑石如此打你,能刺激起你的斗志,让你想要亲手夺取武当掌门之位,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呢。

”耿少南咬牙切齿地说道:“他们父女既然已经跟徐林宗联手,又怎么可能给我们留下机会?”澄光道长哈哈一笑:“你以为徐林宗就能坐稳这武当掌门之位吗?别忘了,当时我们曾经共同立誓,有杀屈彩凤的人,才能当武当掌门,就算黑石和徐林宗联手又如何?还不是达不到这个条件,最多只是个代理掌门。

想要正式接掌武当,得杀了屈彩凤才行,少南,这就是你的机会了!”耿少南的双眼一亮,说道:“师父的意思,是要我杀了屈彩凤,取得这武当掌门之位吗?”澄光道长点了点头:“不错,最近你勤学苦练,武功大进,而随着紫光师兄的去世,我也可以得到一些武当的精妙武学秘籍了,最近你练的两仪剑法和太极剑法,已经颇有小成,在我看来,现在的你对上屈彩凤,未必会输,到时候如果为师出手相助,咱们是有把握杀掉屈彩凤的。

”耿少南的心中腾起了一团火焰,双眼炯炯有神:“师父,这次我听您的,只要能杀屈彩凤,为武当报仇,别的我都没什么想法了,不管何娥华和黑石如何对我,我都是武当弟子,我要尽一个武当大师兄的本份,就算要离开武当,我也得为师伯报了仇再说,只是屈彩凤现在门派被灭,不知去向,我又如何能找到她呢?”澄光道长的眼中冷芒一闪:“你放心吧,为师在江湖上的朋友已经打听到了,现在屈彩凤没死,正在到处袭击镖局押运的银两,还有去劫官仓抢税银,想要重建巫山派,这个女人如果听到徐林宗要大婚的消息,一定会忍不住,主动跑上武当的,到时候,就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耿少南的眼中精芒一闪:“怪不得最近江湖上有这么多血案,原来是屈彩凤做下的,好极了,这样也省得我去追杀她,让她来吧,新仇旧恨,我耿少南这一生的悲剧命运,都是拜此女所赐,这一回,就是我跟她了结恩怨的时候了!”澄光道长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少南,斗志满满,充满了朝气,一旦你摆脱了对何娥华的虐恋,你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加油吧,好好练功,到时候你争取能亲手一个人杀了屈彩凤,这样就不会有任何武当弟子,对你接任掌门有质疑了,让何娥华看看,她选择徐林宗,而不是你,是何等的错误,何等的短视!”耿少南的剑眉一挑,转身大踏步地就走向了后山的方向,他的声音远远地随风传来,透出一股子坚定的自信:“师父,我去练剑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