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瘦金体钢笔书法作品欣赏

本站2019-07-1453人围观
简介 硬笔与其他毛笔不一样,虽然硬笔书写的汉字仍然是使用软笔创制的汉字字型,这是不可以违背的,否则将不能被他人识别。 下面学习啦小编带给大家的是,希望你们喜欢。 瘦金体钢笔书法欣

瘦金体钢笔书法作品欣赏

  硬笔与其他毛笔不一样,虽然硬笔书写的汉字仍然是使用软笔创制的汉字字型,这是不可以违背的,否则将不能被他人识别。

下面学习啦小编带给大家的是,希望你们喜欢。

  瘦金体钢笔书法欣赏  瘦金体钢笔书法1  瘦金体钢笔书法2  瘦金体钢笔书法3  瘦金体钢笔书法4  瘦金体钢笔书法5  瘦金体--作者雪小禅  瘦与金,仿佛贫穷与富贵,凑在一起,居然有一种别致的味道和气息。   是一个皇帝创造的一种书法体。   但凡这种皇上,一定做不好皇上。 果然,创造瘦金体的宋徽宗对书法和的偏爱,让他沦为金兵俘虏。 但正是心中这些对于书画的热爱,才使他在沦为俘虏时不至于落难到不堪的地步人的,在生死关头总会拯救他。 因为漫长的时光是无法打发的,这些爱好,可以与时间为敌。

  喜欢瘦金体,是因为喜欢它的个色。

  就因这叫法,分外有几分落寞的荒意。

  像秋天长水。 是寂寂的天空,有几声远走高飞的大雁,其实是含着人世间最饱满的情意的。 远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想象,而这瘦里,就有了山的寒水的瘦。

这金里,又有了人世间最真实的沉重和亮色。

  第一次读到这三个字,就被吸引了。 三个字里,跌宕出一种极为细腻的光滑与个色感。

只这两个字联系起来,衍生出多么孤零的一种情怀啊。

  再看字。

真是瘦。 绝非牡丹的肥腻,而是一枝清梅的瘦。

枯而不甘。 我喜欢那支棱出来的样子,一撇一捺都彰显出不同凡响的意味。

看着一点也不洋气,甚至有些乡土,可是,一腔子里的血全是清傲的。

  那份浓烈,那份傲岸,分外扎眼。

  也像宋徽宗这个人。 偏偏不喜欢做皇帝,偏偏把心染在了琴棋书画里。   另一个皇帝,南唐后主。

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诗词,一切如命,当然也会一江春水向东流。   总觉得喜欢上文字或者绘画书法的男子或女子会徒增一种莫名的伤感。

于他的审美上或许是一种趣味的提升,于人生而言,并无多少益处。

因为那样会使心灵过早地进入陡峭地带,过上一种看似平静实则颠簸的生活。

虽然人生会因此厚了,肯定了,更值得揉搓和拿捏了。

可是,它们带来的荒凉和皱折也一样多。

这些人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对时间的交待和对生活惘然的品味。

  就像瘦金体,看似锋芒毕露,实则是人生的无奈全在里面。   能在哪里张狂呢除了在文字中。 在日子中,不得不收敛,不得从春到秋,从夏到冬。

日复一日重复和交待的,其实是差不多的内容。   那仿佛是经历过时光淬砺的女子,逆境让她一夜之间成长。 被时光或打击过的石头、铁或人,往往更加光彩夺目。 很多时候,顺境让人慢慢就沉下去了,而逆境,一经时间打磨,却可以散发出更加绮丽之光。

即使是变得凛然了,突兀了,但那味道却是格外不同了。

  人们很难记得上那么多皇帝。 但却容易记得宋徽宗。 金戈铁马是留给岁月尘烟的,一个书法体的诞生却是永远永远的留下来了。 尽管想起时恍如隔世,可是,如果看起来、写起来,却仿佛昨天。

  看过一个朋友临摹的瘦金体,分外古意。   却觉得并不远,仿佛可亲可近的人。 贴在脸上,有温热感,放在怀里,是那亲爱的人。 远远地看她写,那中式的长衫,那手中的毛笔,仿佛都带着一种阔绿千红的诱惑。 在少年,我是如何抵触着中国,那么现在,我就有多么热爱着它你曾经反感的,或者隔阂的,在多年之后,也许会成为最亲近的。 这恰恰是岁月所赐。

心老了以后,往往会喜欢一些沉静下来的东西,比如书法、绘画,比如戏曲。   因为不再有生活的节奏和韵律了,也渐渐失去争先恐后去要什么的意味。

人生到后来,是做减法了。 一步步减去那丰硕的气息,像瘦金体,只留下些风骨和枝桠就够了,那风骨,却更吸引人。

因为隔着八百多年的烟尘与风雨,我仍然能感觉瘦金体的凛凛风骨。

  那是一个男人的心声。   他更愿意臣服于书画之间的时间。 那是属于他个人的时间。 没有年代,没有界限……他似乎早就料定了。

其实,他一定会比别的皇帝更多的出现在后代的书中或者文人们的嘴中。 因为文化,从来是穿破了时间这层膜,而且,年代越久,味道会越醇厚,越有气象。 什么东西一旦有了气象,便离成大器很近了。   因了宋微宗,我偏爱着寥薄清瘦的瘦金体。

又因为瘦金体,我更高看这潦倒的皇上。 有的时候,恰恰因为不堪和潦倒,才创造出一个个文字或书画里的奇迹,那些画牡丹的人,永远不会体味画竹或画梅的心境。 潦倒,往往赐予人更高的灵魂品味和耀眼的光彩夺目,比如凡高,比如宋微宗。   破掉了富贵之气的瘦金体,就这样支支愣愣地入了我的眼异数,从来就有着别样的动人大美。

无论是书画、文字,还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