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颜氏家训·终制第二十

本站2019-07-1143人围观
简介 死者,人之常分,不可免也。 吾年十九,值梁家丧乱,其间与白刃为伍者,亦常数辈;幸承余福,得至于今。 古人云:五十不为夭。 吾已六十余,故心坦然,不以残年为念。 先有

颜氏家训·终制第二十

  死者,人之常分,不可免也。 吾年十九,值梁家丧乱,其间与白刃为伍者,亦常数辈;幸承余福,得至于今。

古人云:五十不为夭。 吾已六十余,故心坦然,不以残年为念。

先有风气之疾,常疑奄然,聊书素怀,以为汝诫。

  先君先夫人皆未还建邺旧山,旅葬江陵东郭。 承圣末,已启求扬都,欲营迁厝。

蒙诏赐银百两,已于扬州小郊北地烧砖,便值本朝沦没,流离如此,数十年间,绝于还望。 今虽混一,家道罄穷,何由办此奉营资费?且扬都汙毁,无复孑遗,还被下湿,未为得计。 自咎自责,贯心刻髓。 计吾兄弟,不当仕进;但以门衰,骨肉单弱,五服之内,傍无一人,播越他乡,无复资荫;使汝等沈沦厮役,以为先世之耻;故靦冒人间,不敢坠失。 兼以北方政教严切,全无隐退者故也。   今年老疾侵,傥然奄忽,岂求备礼乎?一日放臂,沐浴而已,不劳复魄,殓以常衣。

先夫人弃背之时,属世荒馑,家途空迫,兄弟幼弱,棺器率薄,藏内无砖。 吾当松棺二寸,衣帽已外,一不得自随,床上唯施七星板;至如蜡弩牙、玉豚、锡人之属,并须停省,粮罂明器,故不得营,碑志旒旐,弥在言外。 载以鳖甲车,衬土而下,平地无坟;若惧拜扫不知兆域,当筑一堵低墙于左右前后,随为私记耳。

灵筵勿设枕几,朔望祥禫,唯下白粥清水乾枣,不得有酒肉饼果之祭。

亲友来餟酹者,一皆拒之。

汝曹若违吾心,有加先妣,则陷父不孝,在汝安乎?其内典功德。 随力所至,勿刳竭生资,使冻馁也。

四时祭祀,周、孔所教,欲人勿死其亲,不忘孝道也。

求诸内典,则无益焉。 杀生为之,翻增罪累。

若报罔极之德,霜露之悲,有时斋供,及七月半盂兰盆,望于汝也。   之葬亲也,云:古者墓而不坟。

丘东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识也。

于是封之崇四尺。

然则君子应世行道,亦有不守坟墓之时,况为事际所逼也!吾今羁旅,身若浮云,竟未知何乡是吾葬地;唯当气绝便埋之耳。 汝曹宜以传业扬名为务,不可顾恋朽壤,以取堙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