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红山,起风了(八首) 古诗赏析50字

本站2019-07-08175人围观
简介 李明春红山,起风了那是红山,从滚滚红尘中走来红山,风停了那是红山,在滚滚红尘中离去佛的问路一座红山,是佛的形象,高大,威严,神圣修隐在红山的,万山丛中佛,安详而笑面向东南,两肩平放右手托举着一

红山,起风了(八首) 古诗赏析50字

李明春红山,起风了那是红山,从滚滚红尘中走来红山,风停了那是红山,在滚滚红尘中离去佛的问路一座红山,是佛的形象,高大,威严,神圣修隐在红山的,万山丛中佛,安详而笑面向东南,两肩平放右手托举着一摞经书安放在微微抬起的,右腿膝盖上佛的目光,款款收回落在红山峡谷中,看到了一群文人墨客沿着峡谷,向西北而行,在佛的面前停了下来那是佛在问路,除了写诗你们要到何处去,像一群文人墨客不再前行,又沿着原路返了回去一只黑色的甲壳虫红山,仿佛是唐僧玄奘西天取回的经卷晾晒在那里在红山的峡谷中一只黑色的甲壳虫,在沙砾中迷惘地跑着那样的渺小,是从其中一本经书中的某一页中,不小心偷偷跑出的,一个逗号点在那里,在深山古寺里,寻找着,一个完整的句子一丛红柳一丛红柳,生长在红山的峡谷中和红山外,沙漠中,盐碱地里的红柳没有什么两样,孤零零的,紫红的枝干细碎的叶子,不怎么碧绿,有些灰绿细碎的花朵,不怎么红艳,有些粉白那些细小,仿佛人生有一生一世咀嚼不尽的闲言碎语佛,说过的,就藏在心里佛,没有说过的,就在眼前像一株红柳,在红山的峡谷中,存活着那些细小的植被那些细小的植被,蓬蒿,刺蓬,梭梭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渺小生长在山坳中,一些生长在红山的褶皱里,像一条条小溪呜呜咽咽地,流淌着,像一种隐居,终身囚禁在山里起于山口,归于山口,一些丰茂葱郁,与山里无关落下的雨水,像声声经语,日日夜夜敲打着木鱼填补了红山的,内心空白那样的褴褛,像一位穿着破破烂烂衣不遮体的僧人,继承了红山的衣钵,不知春夏秋冬红山的火焰红山的红,是因为,红山是火焰山像火一样在燃烧,内心的火气太大了渴望一场场雨,落下来把他们一一浇熄,像翻开了一本经书的细读像孙悟空借来了芭蕉扇,像我用一块红山砾石,磨去了红山玉上的那些泥斑那些楼阁,那些兽怪都来匍匐在上红山,不再兴风作浪红山是热情的,一座座山峰,是一根根香烛在焚烧红山是冷漠的,一粒粒香灰,是落在峡谷中的沙石红山没有走来的人,都走了在喝了酒,吃了肉,看了红山的红,肉体上烙下了红山,红红的胎记之后从此再也无法泯灭,红山是富裕的山,不是贫瘠的山因此,那些富裕的人不要来那些贫瘠的人,来了可以接受富裕的洗礼,看了红山的光秃看了红山的荒芜,才会领悟到什么是人生真正的富足,什么是人生真正的精神洗礼,像那些没有带走的细碎的草叶冒着干涸窒息的生死,依旧默默地生长在那里攀登者的足迹在红山的山体上,甚至在悬崖绝壁上那些细小的枝枝叶叶,梭梭山荆,三角梅,以及一些叫出名字的植被,在凌空而舞,在山风的摇曳中在火焰的炙烤下,它们打起蓝天白云的背包它们不是红山上的,草草树树,是稀稀疏疏的攀登者,它们选择了红山就是远离了停留,一生的幸福就是行进在攀登的路上只为找到,站在所有山顶上的境界和感觉稀是一种荟萃,少是一种精英像那个下午在红山顶上只看到了一只雄鹰在寂寞孤单,高高,舒缓地飞翔着,没有多久,就淡出了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