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南乡子·生怕倚阑干》潘牥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本站2019-07-0955人围观
简介 作品简介《南乡子·生怕倚阑干》是宋代词人潘牥的作品。 这首题南剑州妓馆的小词,是为一个已经远离、寻访无着的歌妓所写,却绝去绮词丽语,也不带丝毫轻亵的情调,而是以清婉深情的诗笔,抒写了主人

《南乡子·生怕倚阑干》潘牥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南乡子·生怕倚阑干》是宋代词人潘牥的作品。 这首题南剑州妓馆的小词,是为一个已经远离、寻访无着的歌妓所写,却绝去绮词丽语,也不带丝毫轻亵的情调,而是以清婉深情的诗笔,抒写了主人公的一片留恋、帐恫之情。

作品原文南乡子·题南剑州妓馆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 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

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 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

作品注释①南剑州:福建南平。 ②阑干:栏杆。

③阁:楼阁。 ④山共水:指山和水。 ⑤暮雨朝云:用宋玉《高唐赋序》中巫山神女幽会事。 此处系作者怀念自己的旧情人。

⑥蹑飞鸾:乘坐飞鸾。 ⑦更阑:指天快亮了。

⑧折得梅花独自看:化用姜夔《疏影》词:“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作品译文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登楼凭栏远眺了,害怕听到亭阁下小溪潺潺的流水声,还害怕看到亭阁外绵延起伏的青山。

小溪和青山没有变化,依然如故,但我所思念的美人却一去不返,杳无音信了。

我有种预感,觉得她会在某日乘坐飞鸾来和我相见,又仿佛听到了她在月下不时地整理佩环的声音。

月亮又渐渐沉下去了,寒霜再次铺满大地。 漫漫长夜将尽,我折下一枝梅花。

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它。 作品鉴赏这首词是为重访旧地怀思之作,是为一个已经远离,寻访无着的歌妓所写,抒发了词人对歌妓的留恋与怅惘之情。 此词虽是为歌妓所写,却并没有丝毫轻薄亵渎之意,而是以委婉深切的情感,展现了词人的一片留恋之情。 上片写景抒怀。 抒发了作者故地重游、人去楼空的感慨。

“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 ”写重到南剑妓馆寻访所恋的妓女,可惜她已经“去不还”了。

作者心中自然十分沉重,所以他生怕独自倚栏。 “生怕”二句写怕见旧时山水,道出作者摆不脱、撇不下的相思旧情,点明内心的矛盾。

“阁下溪声闻外山”写昔日曾与伊人朝暮共赏的阁外山水,怎不令人黯然伤神!“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 ”楼下的溪流依然,楼外的青山依然,惟独不见了所爱的人,这山水再美,也失去了它们原有的光彩。 留给作者的,只有睹物思人的缕缕情愁了。

“旧时山共水”,照应前文“溪声”、“山”。

继而笔锋一转,“依然”两字一顿,恰如眼含热泪的悲怆的呜咽声。 “暮雨朝云去不还”,再度强调物是人非,佳人难寻,胸中郁结难平,其感可想而知。 下片是写作者因思念而产生的幻觉,表示怀念之深.流露出孤独之感。

“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 ”由现实进入虚幻,既然她已经不在人世,尚在人间的情侣惟愿她过得比生前更美好。

作者因之想像她已经飞升成仙乘鸾凤飞升,她的美丽化成了永恒。

“月下时时整佩环”,词人徘徊阁台,久久不愿离去,似乎在等待着那环佩叮咚的声音传来,盼她来跟自己共叙离别之苦,思念之情。

“月又”三句回至眼前,写词人独居空阁,一夜无眠。 此处连用两个“又”字,写尽心中凄凉况味,道出了死别的无情现实。

“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

”他久久地回忆着女子的音容笑貌,乃至夜深仍不能成眠。 他摘了一朵梅花把玩不已,在作者眼中,这朵梅花就是女子美丽的面庞,就是女子冰清玉洁的灵魂,欣赏着梅花,就如同与她重相聚首,是苦是甜,只有作者自己知道。

“折得梅花独自看”这句可以说是点睛之笔,此处化用姜夔((疏影》词中王昭君精魂月夜归来化作梅花的意境,折一枝梅花并且把它当做是恋人的精魂,以便慰藉一下自己相思若渴的心。

这里将词人哀苦痴情、痴恋与深哀交织的悲怆、凄艳的情怀展现得淋漓尽致。

万千思绪,皆从这“独自看”三字中传出。

本篇虽为小令,却有许多婉转之处,步步转折,一步一态,结句中又写主人公于霜月之夜折梅自看而无谁可寄的情景,暗藏许多委婉曲折,哀感无限,凄切动人,韵味深远,真可谓“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尽”。

作者简介潘牥(公元1204年—1246年)字庭坚,号紫岩,闽县(今属福建)人。

端平二年(1235)进士,调镇南军节度推官、衢州推官,皆未上。

历浙西茶盐司干官,改宣教郎,除太学正,旬日出通判潭州。 淳祐六年卒于官,年四十三。 有《紫岩集》。

刘克庄为撰墓志铭。

《宋史》、《南宋书》有传。 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辑有《紫岩词》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