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瑞鹤仙·湿云粘雁影》陆睿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本站2019-07-0974人围观
简介 作品简介《瑞鹤仙·湿云粘雁影》是宋代词人陆叡的作品。 这是一首怀人词。 上阕写作者旧地重游,但伊人却早已不在,“生怕”二字,藏有许多难言深情。 下阕写她乘鸾而来,似乎时时能听

《瑞鹤仙·湿云粘雁影》陆睿宋词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瑞鹤仙·湿云粘雁影》是宋代词人陆叡的作品。 这是一首怀人词。

上阕写作者旧地重游,但伊人却早已不在,“生怕”二字,藏有许多难言深情。 下阕写她乘鸾而来,似乎时时能听到佩环叮咚。 词人孤独地折枝梅花呆呆地凝视,大约伊人已逝,化作梅花了。

惆怅、孤独、寂寞、凄凉之情,在此时喷薄而出,词意达到高潮,余韵悠远。

作品原文瑞鹤仙湿云粘雁影,望征路,愁迷离绪难整。

千金买光景,但疏钟催晓,乱鸦啼暝。

花悰暗省,许多情,相逢梦境。 便行云都不归来,也合寄将音信。

孤迥,盟鸾心在,跨鹤程高,后期无准。

情丝待剪,翻惹得旧时恨。 怕天教何处,参差双燕,还染残朱剩粉。 对菱花与说相思,看谁瘦损?作品注释1、瑞鹤仙:词牌名。

《清真集》、《梦窗词集》并入“高平调”。 各家句豆出入颇多,兹列周邦彦、辛弃疾、张枢三格。 双片一百二字,前片七仄韵,后片六仄韵。

第一格起句及结句倒数第二句,皆上一、下四句式。 第三格后片增一字。

2、湿云:湿度大的云。 浓云。

3、整:指调整。 4、光景:光阴;时光。 5、暝(míng):日落,天黑6、花悰(cóng)暗省:悰,欢乐。

指心头所能回味的。 7、竹云:喻指所爱的人8、孤迥:孤独而清高。

9、盟鸾(luán)心在:指盟约记在心中。 10、跨鹤:指成仙飞升。 11、翻惹得:反而引起。 12、剩粉:残余的脂粉。

谓余香。 13、菱花:即指菱花镜。

14、瘦损:消瘦。

作品译文阴湿湿的浓云粘着沉滞的雁影,遥望离人的征程愁情迷乱,离绪难以调整。

纵有千金来买芳华风景,但徐缓的钟声催促着黎明,乱飞的乌鸦啼唤着昏暝。

感花伤别使我心绪暗省,多少深情,竟付与了相逢的梦境,即便是一片行云,全不肯归来,也该寄个音信,让我心宁。

孤独而又高远呵,鸾凤盟约我记在心间,乘鹤高飞跨上云程,后会相期的愿望没有准定。

待要快剪般剪断情丝,反惹得旧时的怨恨在心中乱涌。

只怕老天教他到了何处,像比翼参差的飞燕有了双飞双宿,忘了我这还染着残朱剩粉的娇容。

对着菱花镜,跟那镜中人儿诉说相思情,看看谁有一副消瘦、憔悴的面容。

创作背景陆叡曾做过沿江制置使参议、礼部员外郎、秘书少监、集英殿修撰、江南东路计度转运副使兼淮西总领等高官。 此首看来是他青年时代的作品。 词营造的是一派凄迷、悲凉的意境,融铸于意境中的是词人一种烦乱、忧伤、悒郁的心情。

他大约是刚刚离开家乡,奔波在千里迢迢的旅途。

作品鉴赏此词为思妇闺怨之作。 上片写别后离愁。

望长天灰云漫漫,一行大雁正如自家一样唳声哀哀地飞向远方的空茫。 “湿云粘雁影”中的“湿”、“粘”二字用得十分绝妙。

云湿,意味着将要落雨,它能将雁影“粘”住,表明雁飞得无力而缓慢,其实这都是词人眺望云空雁阵时的一种主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独特的、准确的,因而当他用一个千锤百炼后的“粘”字将这种感觉贴切地表现出来时读者就觉得非常新颖、触目,立刻就和自身曾经有过体验发生共鸣,不禁击节叫绝。

仰望云天之后,词人便放眼前瞻,前面长路漫漫,征尘迷濛,“愁远”之情自然又涌上心来。

家乡是一步比一步离得远了,亲人的面影,昔日的温馨纷乱如丝地在自己的心头缠绕着,剪不断,理还乱,又怎能整出个头绪来呢?以下词人继续抒写旅途的辛劳和感怀。 “疏钟催晓,乱鸦啼暝”二句写出他晓行夜宿的情状,清晨晓钟催他出发,黄昏乱鸦迎他寄宿。 一个“催”字点出千金难买的光阴之倏忽不停;一个“啼”字点出在昼逝夜来的匆促行旅中心情之哀伤如乱鸦的悲鸣。 其实“疏钟”也无所谓“催晓”,“乱鸦”也无所谓“啼暝”,这“催”与“啼”不过是诗人.的一种感觉,一种内心情绪的外化,是诗人.主观情绪对客观外界景物的渗透。

“花悰暗省”以下数句是诗人.在行旅的寂寞中对昔日欢情追忆与眷恋,诗人.与新欢的相逢只能在梦中恍惚的瞬间;而音书的久杳则更增添了心中的幽怨与怅恨。 下阕进一步抒写词人客居异乡的情怀。 “孤迥”二字是一个总的概括,“迥”者,深远也。

孤寂因离家愈远而愈深,真乃“离恨恰如芳草,更行更远还生”者也。

“盟鸾心在”数句表明词人盟誓之心不变,但毕竟不能如仙人似地跨鹤出世,在茫茫红尘之中前程尚难逆料,情丝还是趁早斩断为好;然而正待剪时,反而惹得旧情更浓,怀恨更炽。

这样就把词人对恋情欲罢不能的矛盾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怕天教何处”三句是一个诗意的象征和哲理性的感喟,从字面上说,诗人.是吟叹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双飞的燕子,就难免衔落花染蕊粉;实际上是指人,都难于逃脱男女之爱,而一旦为爱所持,便难于摆脱相思之苦,这是古往今来人类注定的宿命。

因此接下来词人便在想象中遥对他的所思者说:“咱们都对着菱花镜瞧瞧吧,看谁在相思中瘦得最厉害?在外飘泊的我一点都不比你少瘦呵!”看来词人陆叡实在是位情种,他的痴心并不比他闺中的所爱差。 作者简介陆睿(陆叡)(—1266)字景思,号云西,会稽(今浙江绍兴)人。 绍定五年(1232)进士。

淳佑中沿江制置使参议。

宝佑五年(1257),白礼部员外郎除秘书少监,又除起居舍人。

后历官集英殿修撰、江南东路计度转运副使兼淮西总领。

《全宋词》存其词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