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忆昔二首其一翻译赏析

本站2019-07-1193人围观
简介 《忆昔二首其一》作者为唐朝诗人杜甫。 其古诗全文如下: 忆昔先皇巡朔方,千乘万骑入咸阳。 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 邺城反覆不足怪,关中小儿坏纪纲。

忆昔二首其一翻译赏析

  《忆昔二首其一》作者为唐朝诗人杜甫。 其古诗全文如下:  忆昔先皇巡朔方,千乘万骑入咸阳。

  阴山骄子汗血马,长驱东胡胡走藏。

  邺城反覆不足怪,关中小儿坏纪纲。

  张后不乐上为忙,至令今上犹拨乱,劳心焦思补四方。   我昔近侍叨奉引,出兵整肃不可当。   为留猛士守未央,致使岐雍防西羌。   犬戎直来坐御床,百官跣足随天王。   愿见北地傅介子,老儒不用尚书郎。   【前言】  《忆昔二首》是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七言古诗组诗作品,作于广德二年(764年)。 题目虽曰忆昔,其实是讽今。 第一首忆昔讲的是唐肃宗的信任宦官李辅国和宠惧张良娣,致使纲纪坏而国政乱,目的在于警戒唐代宗不要走肃宗的老道。   【注释】  先皇巡朔方:指唐肃宗在灵武、凤翔时期。 《晋书·郑冲传》:“翼亮先皇。 至德元载,肃宗即位于灵武,下制曰:‘朕治兵朔方,须安兆姓之心,勉顺群臣之请。

’赵曰:‘朔方乃灵武邻郡。

’”  入咸阳:指至德二年九月收复关中,十月肃宗还京。

与汉灵帝末童谣相仿:“侯非侯,王非王,干乘万骑上北邙。 ”  阴山骄子:指回纥。 《史记·秦本纪》:“西北斥逐匈奴,自渝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

”徐广曰:“阴山在五原北。

”《通典》:“阴山,唐安北都护府也。

”汗血马:大宛国有汗血马。   “长驱”句:东胡,指安庆绪。

肃宗借兵回纥,收复两京,安庆绪奔河北,保邺郡,所以说胡走藏。   “邺城”句:邺城反覆,指史思明既降又叛,救安庆绪于邺城,复陷东京洛阳一事。

思明被迫投降,反覆无常,乃意料中事,故云不足怪。   “关中”句:关中小儿,指李辅国。 《旧唐书·宦官传》:“李辅国,闲厩马家小儿,少为阉,貌陋,粗知书计,为仆事高力士。 ”《通鉴》注:“凡厩牧、五坊、禁苑给使者,皆渭之小儿。 ”晋泰始谣:“贾裴王,乱纪纲。

”  “张后”句:《旧唐书·后妃传》:“张后宠遇专房,与辅国持权禁中,干预政事。 帝颇不悦,无如之何”。

上,指肃宗。   至令:一作“至今”。

今上:当今皇上,此指代宗。   “我昔”句:指诗人杜甫自己为拾遗时。

在皇帝左右,故日近侍。 又拾遗职掌供奉扈从,故日叨奉引。

叨,忝也,自谦之词。

  “出兵”句:指代宗当时以广平王拜天下兵马元帅,先后收复两京。 《新唐书》:“代宗为太子,时从狩灵武,拜天下兵马元帅。 山涛启事:‘可以整肃朝廷,裁制时政。 ’陈琳檄文:‘天下不可当。 ’”  “为留”句:猛士,指郭子仪。 宝应元年(762年)代宗听信宦官程元振谗害,夺郭子仪兵柄,使居留长安。 未央,汉宫名,在长安。

翻用刘邦《大风歌》。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感慨甚深。

  “致使”句:岐(qí)雍,唐凤翔关内地,边兵入卫,岐雍一带,兵力单薄,遂不能防敌于国门之外。

《旧唐书·吐蕃传》:“乾元后数年,凤翔之西,邠州之北,尽为蕃戎境。 ”  犬戎:古代族名,又叫猃狁,古代活跃于今陕、甘一带,猃、岐之间。

此处指吐蕃,广德元年(763年)十月,吐蕃入侵,代宗逃到陕州,长安第二次沦陷,府库闾舍,焚掠一空。   跣足:打赤足。

写逃跑时的狼狈,鞋子都来不及穿。

天王:指唐代宗。   “愿见”句:傅介子,西汉时北地人,曾斩楼兰王头,悬之北阙。 杜甫意在湔雪国耻,故愿见能有这种人物。   尚书郎:作者自谓。 《木兰行》:“欲与木兰赏,不用尚书郎。

”  【翻译】  当年肃宗即位灵武,收复关中,借阴山骄子回纥之兵收复两京,东胡安庆绪奔走河北死守邺城,史思明出兵相救安庆绪于邺城,既降又叛反复无常并复陷东京洛阳早是意料之中的事。

肃宗整日诚惶诚恐多方讨好信任关中小人李辅国,宠惧后宫张良娣,致使纲纪坏而国政乱,以致今日代宗仍在劳心焦思肃清朝纲。

  当年我自己官为拾遗时。 在皇帝左右,又拾遗职掌供奉扈从,代宗以广平王拜天下兵马元帅,先后收复两京势不可挡。

代宗听信宦官程元振谗害,夺郭子仪兵柄,使岐雍一带兵力单语美网薄,不能防敌于国门之外。

致使吐蕃入侵两京沦陷,府库闾舍,焚掠一空,百官狼狈就道,鞋子都来不及穿跟随代宗逃往陕州。 何时才能出现傅介子这样勇猛的人物来湔雪国耻啊,只要国家能灭寇中兴,我个人做不做尚书郎倒没关系。   【赏析】  题目虽说是《忆昔》,其实是讽今之作。

第一首回忆的是唐肃宗的信任宦官和惧怕老婆,目的作于警戒代宗不要走他父亲的老道;第二首回忆的是唐玄宗是开元盛世,目的在于鼓舞代宗恢复往日繁荣,并不是为忆昔而忆昔。

  第一首上段九句,下段八句。 上段九句感伤肃宗之失德。

当时肃宗起兵灵武,收复西京长安,率回纥兵讨安庆绪,凡是肃宗认为是有才能的都以任用,便任用了李辅国。

但宠幸张良娣,对于政事自然就很少有时间去管了。

所以中兴之业,是仍处于停滞阶段的。 “后不乐”,状其骄傲放纵。 “上为忙”,状其畏缩恐惧。 这分明写出了惧内意。

王洙曰:“拨乱,内平张后之难。

补四方,外能经营河北也。 ”下段八句感伤代宗不能振起。

代宗初为元帅,出兵整肃,到了程元振带兵时,使郭子仪束手留京,吐蕃入侵,而肃宗再次外逃,一时边境无法安定下来,所以愿能有像傅介子这样的人物,杜甫意在湔雪国耻。 “老儒”句,作者自叹不能为国靖乱而尸位素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