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霸道总裁:严少你别跑严浩秉,方沐霖 花火甜文小说排行榜

本站2019-06-11146人围观
简介 《霸道总裁:严少你别跑》主角严浩秉,方沐霖,是弋阳最新完结的总裁小说,严浩秉,方沐霖小说讲述了一个是霸道总裁严浩秉,相貌好,身材棒,主要是智商还高。 一个是清纯小妹方沐霖,身材一般,而且

霸道总裁:严少你别跑严浩秉,方沐霖 花火甜文小说排行榜

《霸道总裁:严少你别跑》主角严浩秉,方沐霖,是弋阳最新完结的总裁小说,严浩秉,方沐霖小说讲述了一个是霸道总裁严浩秉,相貌好,身材棒,主要是智商还高。 一个是清纯小妹方沐霖,身材一般,而且头脑还简单。 看似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方沐霖不经意的举动永远的相交到了一起。

精彩章节方沐霖是在严家最低谷的那三年的时候和严浩秉成为了邻居。

因为当时严浩秉家不得不从本市最高档的别墅区里搬到了一个平常小区不到100平米的房子里居住。

而方家就是严家对面门。 方沐霖对严浩秉是一见钟情,她虽然是一个矮小的身材,又有点胖胖的婴儿肥,但是女孩子一般都是发育的比较早,现在这个年纪的她已经基本长成了,白白的皮肤,身体就像充满水一样,丰腴有手感。

可这一切在严浩秉眼里竟然这么的不屑吗,竟然说是旺仔小馒头,我去。

这一夜,方沐霖自己都忘了到底是怎么走出严浩秉的房间的,怎么走出酒店的,自己明明穿着一款长款的羽绒服,但是那种冷还是直达她的心里。

她站在酒店大堂,门口那宽阔的马路早已被大雪覆盖成白色,积雪不多,可还是显得苍茫一片白。 方沐霖对着玻璃看了一下自己,被厚厚的羽绒服包裹着从上往下都是胖胖的,第一次哭了。 原来以前他父亲都是骗她的,什么胖点可爱,婴儿肥可爱都是骗人的。 她就这么哭着走回了家……半年后,从伤心之中走出来的方沐霖本以为又可以和严浩秉重逢的时候,却等来了一个西装革履自称是中介男人带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来看严浩秉的房子。

她拦住了中介男的去路问道:“你带人来看房子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房子要卖掉了吗?”男人看了她一眼不屑的说道:“对啊,怎么小妹妹你想买?”方沐霖从天下一下子就掉到了谷底,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原来盼望着的相逢确实永远的离别。 她是不是就这样永远的见不到他了,心里不断的念叨着突然晕了过去。

一年后。

方沐霖考高结束,她按着头走出了考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高中三年如战斗一样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本应该庆幸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心里老是空空的,总感觉身边少了点什么。 她按着按自己白皙的脸蛋,高考最后三个月的冲刺期自己天天努力复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为什么就不能瘦一点呢,哪怕只有一点点,自己吃的也不多啊。 可以别人却都说她瘦了,人也精神了,眼睛都变大了,人漂亮了不少,当然,这个别人其实就是自己的父母。 她自嘲的笑了一笑,刚走出了校门就听见了一声极其温柔的声音在唤着她:“霖霖,霖霖,这里,这里。 ”方沐霖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蓝色的大衣,宽松的裤子,站在人群中向她招手,她的脸上瞬间挂上了灿烂的笑容,直奔中年男人跑去:“爸爸,你怎么到这来了。

”方世嘉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女儿的头发,“爸爸刚好送人到这里,正赶上你考完试就顺便等等你,走回家去,你妈妈做了一天的菜了,都是你爱吃的,为你庆功。

”“遵命。

”方爸是一位出租车司机,等方沐霖上车后记上安全带方爸就启动了车子,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奔着家的方向走去。

到家后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着眼前一桌子丰盛的美食,谁也没有提方沐霖成绩的问题,一切顺其自然。

饭后,方爸虽然不太想问成绩,但是也要关心她的志愿问题,就问了一句:“霖霖啊,你打算去那个学校啊,用不用打个电话问问你哥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意见?”方沐霖的哥哥叫方子乔,目前在穆里西大学读商业经济学,并且成绩突出,将来肯定是一位叱诧风云的商业精英,方子乔是方家的长子也是方家人的骄傲,但是相对于这个女儿来说就没那么严格了,总是一个顺其自然的态度,方沐霖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好事。 听到了爸爸的问话方沐霖回道:“爸爸,我想去A大。

”A大,世界数一数二的高等院校,是广大学子的梦想之处,对于国内而言,只接受全国顶尖的学生,也就是金字塔尖的上的人,让人望而却步。

方爸爸被方沐霖的语气给震惊了:“霖霖,A大可不是说说就可以上的,你要是没那个分数,想我们家这种普普通通的家庭可没有什么关系帮你。 ”“我知道的爸爸,我的意思不是想让你们帮我搭关系上去,我是要凭我自己的真才实学考上去。

”方爸爸被自己女儿的话给震晕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说道:“霖霖,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考上A大?这么有信心?”这时候的方沐霖白皙的小脸上,那一双明亮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自己两年的不懈努力不会白费,我坚信自己可以考上A大。 那个让她曾经为之目标,也是严浩秉曾经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 没错,严浩秉已经毕业了,人家应该四年才可以毕业的大学,严浩秉跳级只花了两年就毕业了,从此之后,了无音讯。

七月中旬,方沐霖收到了A大的录取通知书。 她看着对面已经租出去了的房子,扬了扬手中的通知书心里默默的说道:“严浩秉,你看到了吧,我说可以和你同校你还取笑我,我现在证明自己是可以的,但是你却又消失了,我们,还可能相遇吗?”九月。 方沐霖泪别父母,踏上了列车。 父母站在看台上不断的挥手,方沐霖早已泪眼双行,这样她盼望已久的新生活,哪怕哪里已经没有了他,但是能去他生活过的地方看一看也是意义重大的。 拿着车票,方沐霖推着重重的箱子,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74号,一个靠着窗户的座位,她很是满意的笑了,收好这票她准备把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行李箱是妈妈帮她收拾的,推着的时候没感觉到什么,可是现在,天哪,怎么会这么沉,方沐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自己根本举不动这个箱子啊。

身子一软,行李箱直直的奔着头部砸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