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野蛮郡主:腹黑世子快宠我

本站2019-07-097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17节遗忘[更新时间]2019-07-0901:56:40[字数]1827傅瑾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梦里自己还无拘无束在无忧谷中欢乐地生活,有桃花树下醉酒打拳的师父,缓缓流淌的瀑布

野蛮郡主:腹黑世子快宠我

正文第17节遗忘[更新时间]2019-07-0901:56:40[字数]1827傅瑾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梦里自己还无拘无束在无忧谷中欢乐地生活,有桃花树下醉酒打拳的师父,缓缓流淌的瀑布最终汇聚成一潭旺泉,桃花瓣随潺潺的溪水顺势而下,傅瑾总爱和烟儿坐在桃花庵门前的石凳上看云卷云舒......好不快活!无数变幻的场景如走马观花,灿烂展颜的小姑娘手中捻着桃花偷笑,丰神俊朗的少年却露出冷漠无情的背影,慢慢地消散在迷雾中......傅瑾急得直跺脚,她朝那背影大声呐喊,声音嘶哑:“你回来,如果你敢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去找你。 回来呀!”他还是走了。 傅瑾瘫坐在路边,眼神无焦。

奚儿正在为傅瑾擦拭,突然见郡主双手朝上抓着空气,嘴中呓语念念有词,奚儿凑近去听,却什么也没听清。 “郡主,你怎么了?郡主醒醒。

”一旁的烟儿激动地推攘着傅瑾,企图将傅瑾从梦中唤醒。 “嘶”傅瑾痛苦地呻吟出声,嗓子眼像着了火般难受,她艰难地掀起眼皮。

只见奚儿坐在床头,手里还捏着为她擦洗的帕子,眼圈红红的。

烟儿站在她的床边,眼睛直直盯着她,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往下掉。

看见傅瑾睁开眼睛,眼泪掉的更凶:“郡主......”一句‘郡主’,三人齐刷刷都开始落泪。

三人从小情同姐妹,有时只需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便能知晓是何用意。

“别哭。

”傅瑾恍惚道,谁知一开口,声音竟暗哑到这种地步。

“我没事......傻瓜,怎么跟小时候一样还是这么爱哭!”这还叫没事?烟儿“哇”地一声哭的更凶了。 烟儿哭的直摇头,嘴巴张了张,却发现喉咙堵得说不出话来。 傅瑾瞧着烟儿的拿手绝活比之从前又上一层楼,若不阻止,估计能哭上一整天不停歇,于是用破锣嗓子喊着打断了她:“水,我要喝水。 ”烟儿一听止了声,忙用手帕擦了擦泪花,吸吸红色的鼻头,转身倒水去了。

傅瑾望着烟儿如此收放自如,竟感叹烟儿本事见长,非一日之功。 奚儿依旧不放心地抚摸傅瑾的额头,当发现高热退了下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郡主,您感觉好点了吗?您昏迷两天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两天了?”“是啊,郡主。

都把顾神医请来了,夫人昨夜守到半夜,大小姐害怕夫人身体吃不消,便把夫人劝回去休息了。 若老爷、夫人、大小姐和公子知道您醒过来了,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奚儿小心翼翼地端来了水。

“郡主,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吧。 ”傅瑾实在是渴极了,‘咕咚咕咚’喝了三杯才总算解了渴。

奚儿又见到自家郡主神采奕奕的模样,展颜道:“郡主,您饿了吧,我这就去给您备点白粥,再加几道清淡的小菜。

您现在还是病人,得好好静养几日才是。 ”“好”......傅瑾这病好的快,去的也快。

没过两日,便能下床晨练了。 把一旁的姜母吓的一口一个‘心肝肝’,怎么就是不听话多休养几日。 自傅瑾身体痊愈后,仍旧如往常那般瞒着姜母出入傅府。

只是整个傅府包括下人,都能感受到傅家二小姐变得更加成熟懂事了,再也找不到以前单纯爱笑郡主的影子了。

洛阳城中人人都说傅家二小姐变得更美了。

美丽的女人,如果还有沉静的气质陪衬的话,自然会吸引大家的眼光。 傅瑾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娇艳美丽,只是静静的开放,便能吸引人驻足观望。

再加上一种经历过岁月沉淀后的美丽,一双充满了墨的深邃眼眸,有一种让人更想亲近的神秘感!烟儿与奚儿都默契地没再提过一次魏君乾的名字,傅瑾也从未向傅衍打听过他的好友。 傅瑾好像是忘了有那么一个人,曾经拒绝过自己的人!傅瑾的初恋还没有开始,便已经落幕。 从此那个不可能的人成为她心头的朱砂痣。

荷叶五寸荷花桥,贴波不碍画船揺;相到熏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 盛夏不知不觉来了,喧嚣浮华。 傅瑾突然提出了想回桃花谷去看无忧师父的想法。

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姜母更是百般都不同意的;傅瑾少时无奈被丞相送去习武,姜母宛如被剜去了心头肉一般。

此次傅瑾又出乎意料地提出想独自出去,江湖不必家里,到处危险重重,姜母自是不愿。

傅瑾三天来磨破了嘴皮子,最终答应一定会在大哥婚礼之前返回,傅祁与姜氏才总算点了头。

傅瑾终于舒了一口气。 所有家人都以为傅瑾早已遗忘了伤心的人或事,只要不在重新提起,肯定会在傅府一直快乐成长下去。

其实只有傅瑾自己知道,她并未完全忘记魏君乾,所谓的忘记,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不愿意去想不代表已经忘记!这是傅瑾最近才明白的道理。

最近这一些日子,傅瑾想了很多很多。 魏君乾于她终究是有缘无份,他早有了喜欢之人,可惜不是她!世界太大还是遇见你,世界太小还是丢了你。

魏君乾走的那晚,傅瑾失了控。 她无处发泄怒火,将那封已经写好却未送出的信撕成了两半。 她以为用这种方式可以埋葬自己的初恋。

可是她错的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