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主角是徐文宣流萤的小说在线阅读 沧海流雾免费阅读

本站2019-07-12177人围观
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沧海流雾》由烟落如梦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徐文宣流萤,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与他一见钟情,互生情愫。 他赠与她‘流雾’私定终身。 怎奈两界殊途,千

主角是徐文宣流萤的小说在线阅读 沧海流雾免费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沧海流雾》由烟落如梦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徐文宣流萤,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与他一见钟情,互生情愫。 他赠与她‘流雾’私定终身。

怎奈两界殊途,千阻万隔。

先有‘噬魂’抹去记忆,后有月老喂‘忘情’、绑红线,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经历千辛万阻,她与他能否改写三生石?最后能否携手此生?还是来生再相见?...精彩章节试读:自那日遇见了徐文宣以后,苏忆晚就开始魂不守舍。 日子转眼就立了秋……“竹桃啊,明天初十了,陪我去红鸾观走走可好?“苏忆晚对正在给她梳头的竹桃说道。 “小姐,您和徐家公子不都是已经定亲了么,怎么还要去那红鸾观?“竹桃边给苏忆晚编起头发边说着。 “这次不一样啊,算是……还愿了吧。

”苏忆晚害羞的笑了笑。

“小姐去哪,竹桃自然是跟着的,已经三年了,小姐的诚心总算是打动了那红鸾仙子了。 ”竹桃放下了手中的梳子。

“小姐你看这次这头发怎么样,我新研究的。 ”竹桃边说边递给苏忆晚铜镜。

苏忆晚左右转头看了下,“我家竹桃最手巧了!”第二日……红鸾观院内有棵很大的榕树,树上栓满了红线,遮了榕树原本的面貌。

树上有的线上栓了牌子,有的没有栓,栓牌子的一般都是写着两个人的名字。 那些红线也经过常年的风吹日晒,有的老化,有的泛白,有的呈淡粉色,那些鲜红色的,一看就是新栓上去的。 此前的苏忆晚每个月都来这红鸾观祈愿,希望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不过今天,她是打算来写牌子的。 徐……文……宣……苏……忆……晚……苏忆晚正认真的一笔一划写着她和徐文宣的名字,怕有什么差池。

苏忆晚思绪了一下,又在牌子后面写下了永结同心。

她笑的像个小女孩。

写完后系了红线正开心的要挂到树上。

“这位姑娘。 ”树后闪出一个人,着一身黑衣,衣身布满暗红色花纹。 苏忆晚吓了一跳,手拿的牌子差点掉到了地上,但是又更紧的抓在了手里。 “苏忆晚,苏小姐?”男子继续说道。

苏忆晚下意识后退,抓住了竹桃的胳膊。

苏忆晚观察着男子,肌肤洁白似雪,唇红齿白,不似这洛城的人。 “您,哪位?怎么认得我?”苏忆晚强装镇定,经了上次她的内心其实早已惶恐不安。

“苏小姐大可不必多问我是谁,我知道你就可以了,你真的以为把两个人的名字写在这小木牌子上,你就能得到你心上人的心?”男子继续说,没有丝毫的表情。

“再说了,这红鸾仙子可不管姻缘。 ”男子依旧没有表情。 “不管姻缘?”苏忆晚小声诧异,但男子似是没听到,并没接她的话。 “来,我帮你拴上,你大可试试。 ”男子说着向前两步夺走了苏忆晚手里的牌子。 “啊?!”苏忆晚不禁出声。

栓完牌子,男子又说:“三日后,让你家父设宴,宴请徐家父子,看你的徐少爷会不会出席?”“出,出席怎么样,不出席,又怎么样?”竹桃壮着胆子问。

“我断他不会出席,因为,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啊。 ”男子看向苏忆晚。 苏忆晚攥紧了拳头。

“五日后,这月十五,他若没出席,你便来找我。 ”男子转身将要离开。 “你怎知他心里没有,在这洛城他还能有谁?”苏忆晚目光的坚定。

苏忆晚自己觉得,在这洛城还有谁能比过她苏忆晚?不管是才情,家境,苏忆晚自认她都是徐家少***不二人选。

“辰时你来,我有办法帮你留住心上人。 ”男子边说边走远了。 苏宅……“爹爹,三日后,你设宴宴请徐家老爷和徐家少爷,您看可好?”苏忆晚拉着苏家老爷的手臂撒娇。

“怎么突然想起来宴请徐家?”苏老爷被苏忆晚晃着手臂都不好喝茶,干脆放了下来。 “您看啊,这都定了亲,两家人是不是该一起坐坐?再说了徐家给了那么多的定亲礼,于情于理,怎么也要请徐家吃个饭吧?”苏忆晚对苏老爷眨眨眼。 苏家老爷看了看苏忆晚,抽出手臂笑了笑,拍了拍苏忆晚的头,“我家忆晚越来越懂事了。

”三日后……徐家老爷如约而至,苏忆晚望穿了脖子,也没看到徐文宣。 徐文宣果然没有来,一顿饭吃下来,苏忆晚略显尴尬。 徐家老爷说徐文宣近几日身体不适,不过应承苏忆晚有空就都过去坐坐,婚前也好和徐文宣多联络联络感情。

苏忆晚听闻徐文宣身体不适,不知道是敷衍还是真有其事,不过都心疼了一下,听到后面徐老爷让她平时多去坐坐,苏忆晚甚是开心。 苏忆晚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徐文宣牵着她的手在逛园子,同父亲说的儿时一样,但不是当年三岁的自己和五岁的徐文宣,而是现在的她,梦里的苏忆晚笑靥如花。

忽而一转,徐文宣甩开了她的手,策马飞驰,院子里的各种花草迅速衰败,周遭黑暗,只剩下苏忆晚自己。

苏忆晚想伸手去抓住徐文宣,可是什么都没有,她向前追去,忽而掉入了深渊一样,猛地……苏忆晚惊醒了。

苏忆晚的额头沁出了细小的汗珠,还好只是一个梦,她安慰自己。 转日……“小姐,明天你会去那棵老榕树么?”竹桃摆弄着新剪来的蔷薇花枝。

“什么老榕树啊?”苏忆晚心不在焉。

“红鸾观院子里的老榕树啊,竹桃知道小姐思慕徐少爷,可是昨天徐少爷真的没去,不是么?”竹桃修剪了下花枝。 苏忆晚还在回想着昨晚的那个梦,并未理会竹桃说了什么。 竹桃看着苏忆晚望着蔷薇花出神,“小姐,今天这花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啊,没有。

”苏忆晚回过神。

“小姐,你真的相信那位黑衣男子么?”竹桃停顿了下,继续说,“竹桃总觉得不安。

”“别多想了,放心吧,我不会去的,凭空的陌生人,我也不安。 ”苏忆晚说着去摸那蔷薇花。 “啊!”苏忆晚缩回了手。

“小姐,小姐,怎么了?”竹桃拉过苏忆晚的手,看着苏忆晚刚被蔷薇花刺扎伤的手指。

苏忆晚的指肚冒出了一小滴血珠。

“小姐,小姐,怪我了,怪竹桃没把刺都剪掉。 ”竹桃焦急的说着,“小姐你等下,我去拿药。

”“哎呀,是我不小心,这么一点小伤,不要紧的。

”苏忆晚说着抽出了手,抹了一下。

竹桃有点发愣,她觉得苏忆晚变了,曾经的苏忆晚就算没这样出个小血珠,就算划个小印子也要跟她耍上许久的。 阴历十五……“你果然来了。 “说话的正是那日的黑衣男子。 苏忆晚辰时来到红鸾观的时候男子已经等在了树下,小说《沧海流雾》第十二章魂牵梦萦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